企业文化

品牌领导

《问道》对话广汽吴松:传祺二次起跑
日期:2015-11-17    来源:腾讯汽车

“现在市场这么好,我们是干看着,还是再创造一点产能出来?”经历过上半年的增速放缓,7月之后传祺又甩开奔跑的步子。吴松(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) 半开玩笑的给生产部门提出了再扩产能的要求,而得到的答复却是“不能再多了”。



《问道》对话广汽吴松:传祺二次起跑


这应该算是甜蜜的负担。回看两年以前,吴松每每接受采访时,还在不厌其烦的讲述“传祺”二字代表了什么,一个全新的品牌必须要解决“他是谁”的初级问题。如何想到,产能的制约来的如此之快。


从2011年的1.7万辆,到2015年10月单月销售超2.4万辆,业界将这一段速增称之为“传祺速度”,而吴松说这是“创业团队没有退路”。


没有退路,所以只能继续向前跑。今年4月,GS4召开上市发布会,其间吴松振臂一呼,宣布传祺正式告别初建期,开启2.0时代。


从某种意义上讲,“二次起跑”的难度更大。持续保持高速,在机械制造领域或许可以达成,但在诡谲的商场风云下,几乎没有哪家企业未曾历经高低起伏。继续奔跑的动力何在?对于传祺而言,这就是摆在下一个“赛段”最现实的问题。


GS4之后是谁?


提到GS4,吴松颇有些骄傲。在此之前,他每一次亮相,都必把“超越合资”挂在嘴边,虽然传祺在品质上已达到甚至超越合资水准,连续三年的 J.D.Power(IQS)中国品牌榜首,及远超行业平均分的优异成绩是很好的佐证,但在销量方面,传祺一直未能与合资强势品牌抗衡。


拿到最新的销量数据,传祺的“量质齐飞”终于得到印证。10月,传祺GS4力压头顶“神车”光环的大众途观,以2.1万辆的成绩进入国内SUV销量前三。对于吴松而言,“超越合资”不再是一句空头口号。


谁都无法判断梦想具体在什么时候能够实现,追梦的过程中,因为看不到曙光而放弃的比率并不低。


从传祺筹建开始,吴松开始种黄花梨。这种更多存活于南方的珍贵树种,有自己的傲娇特性,从树苗到成材需要几十年乃至上百年。打造一个百年企业不可能靠“一招鲜”,此刻,已经到了吴松亮“后手”的时候了。毕竟,在GS4之后,接下来是否还有过硬产品接棒乃至同场作战,是其“二次起跑”路上的首个挑战。


SUV的热潮吴松不准备放过。在他的筹谋下,传祺研发中的SUV产品几乎覆盖所有级别市场。除明年年底上市的GS8外,从GS2到GS9都已写进了传祺的新品计划。


虽然最初以一款轿车产品入市打天下,发展至今SUV占比却已接近90%。然而和其他企业聚焦所有资源发展SUV不一样,吴松强调传祺对轿车的重视度绝对不会低于SUV。“如果只聚焦发展某一类产品,未来绝不可能成为全球车市的领导者,顶多是一个细分市场的独特风景线而已。更何况从车的性能、品质、舒适性上来讲,轿车有着SUV不可替代的优越性。传祺在轿车的投入是SUV的两倍,轿车方面会开发GA2一直到GA8的多款产品,下一步我们在准备GA4、新款GA5、GA2的投放。”同SUV一样,吴松在轿车方面的构想已全面布局。


即便是吴松也难以预测,下一个增长点该押在谁的身上。GS4之后是谁,相比于这个问题的答案,吴松更关心的问题,是他领导下的整个产品布局是否都能高质量的实现。就像我们从来不会问大众、问通用你的下一款主力产品是什么,这就是产品体系的力量。


质量与成本的博弈


正向开发已逐渐成为传祺身上的一个标签。尽管还有很多自主同行仍然在走逆向的捷径。对此,吴松说:不多做批评,任何存在都是正常。他不愿多谈,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
以阿尔法•罗密欧166平台起步,似乎就已经决定了吴松对传祺世界级品质的要求。但作为一个新品牌,坚持品质与成本控制之间的平衡点,着实是难以解答的题目。


这一矛盾激烈地呈现于传祺GS5 Super身上。甫一上市,超越于产品亮点,其11.68万-23. 18万的定价就引发一片哗然。毕竟,20万元对于自主品牌而言实在是很少碰触的天花板。


有人说吴松对产品有自信,但定价的背后更多是无奈。尚处在打品牌阶段的传祺,不愿意也不能因为成本向质量妥协,只能咬着牙“向上”走。


时至今日,传祺的产品谱系已经开发至第二代,但成本问题依然亟待解决。接受腾讯汽车专访时,吴松坦言:对于现阶段的传祺而言,最大的难点就在成本控制,在造好车与性价比的博弈之间。这个问题,势必还将长期影响传祺的“奔跑”速度。


改进总是有的。比如在制造成本领域,传祺已经压缩到远低于合资企业,其一个20万产能的工厂投资成本不到合资一半。


相比之下,控制供应链上的成本就很难一蹴而就。在传祺最初的供应商中,国外供应商占据多数,一期采购成本近40亿元,可以说是用高成本保障了好品质。在规模剧增之下,培育本土化供应商,降低采购成本,成了吴松的关注重点。


八年以来,吴松耐心地帮助供应商创新技术,改善工艺流程,合理组织生产,彻底消除浪费。截至目前,其国内供应商占比已从40%提升到50%。


不同时期,办法不同。随着采购本土化比例的提升,吴松在引进新供应商方面重新提了两点原则:选择时适度竞争,选择后同等优先,合作共赢。特别是对于老供应商,传祺会相应的给予一定地保护。“但如果它一直不进步,面临的就是淘汰。”


起跑的翅膀


站上二次起跑线,传祺没有喘息的机会。在新的机遇扑面而来的同时,新的挑战也横亘在前。比如,在政策力挺的新能源汽车市场,广汽正在积极布局加速发展。


2014年底传祺推出首款新能源GA5 REV增程式电动车,纯电里程80公里,续航600公里,综合工况油耗2.4升。经过在珠三角地区及武汉等部分省会城市一年的示范运行,表现优秀,投放市场后供不应求。未来5年,传祺计划推出2款纯电和3款PHEV车型,其中,明年上半年将推出GA5 PHEV、GA3S PHEV,明年下半年推出GS4 PHEV,销量计划5000台。


经过5年时间的研发和2年的试运行,传祺已经掌握了部分新能源汽车核心技术。更重要的是,传祺利用在常规车平台上的经验,实现了常规车与新能源汽车的共线生产,为大批量生产提供了可能性。


接下来,在2017年、2018年,吴松已经准备好了,去迎接新能源汽车销量的翻倍增长。


新能源汽车是传祺必须抓住的契机,海外市场则为其加速补上另一半翅膀。


将传祺开向世界,是吴松的夙愿。2013年,他终于亲眼见证了这个时刻的来临。当年9月,115辆传祺车从广州港码头缓缓驶入开往科威特的滚装货轮,传祺的首次海外之旅开始了。


进入科威特两年,传祺已占据中国汽车品牌40%的市场份额,并且在价格方面与日韩品牌处于同一区间,是一个以中高端产品成功切入海外市场的中国汽车品牌。


吴松定下的是一条分阶段的出口道路。同科威特一样,率先被他划定的目标国是相对发达的中东国家。此后,还将慢慢向北美、东南亚扩展,最终并实现全球销售。对于所有自主品牌而言,进入美国市场都是个“神圣”的梦想,同时,也是一道高高的门槛。吴松用“充满诱惑”四个字来形容它,“美国是全球第二大汽车市场,中国是第一大市场,如果我们能够在这两大市场里取得一定的地位,那就算得上全球知名品牌。”


拓荒美国的步伐已经迈出。按照规划,传祺将于2017年出口美国。现阶段,相应的经销网络铺设工作已经开始。而相比市场的筹谋,传祺品牌已先一步着陆。在《变形金刚4》里的本色参演,以及二度闪耀北美车展,已为传祺收获了口碑和赞誉,为加速进入美国市场做好铺垫。


“目前国内销量增长太快。到2017年传祺销量可能达到50万辆,而海外出口目前还处于塑造品牌阶段,销量目标也相对比较弹性。”被问及海外市场的目标销量,吴松坦言,传祺的发展速度已经超出了吴松最初预期,海外目标会分阶段进行。


凭什么向上?


2013年,是传祺打入部队采购系统的一年。用吴松的话讲,十八大之后,部队坚决执行中央八项规定采用国产品牌汽车,传祺在总装备部机关公务车竞标项目中荣获第一名,收获军车采购大单。


一开始,部队采购系统对是否选择传祺态度谨慎,多番实验才最终通过。“经过两年多,传祺进驻几千辆,部队评价非常高。去年军品满意度是97%,今年达到99%。”正面反馈甚至影响到了部队家属及朋友。


从产品,到口碑,到品牌,采购领域的进展,是过去两年多时间里传祺知名度打造的一个缩影。


下一步很明确,在吴松立志于世界级品牌的构想之下,“向上”走是必然选择,特别是要冲击17万到22万价格区间。


早些年,吴松呼吁官员都坐自主车,“中央红旗、地方传祺”一时之间成了他的口头禅,这话的箭靶可以说直指奥迪A6 。


对于A6,吴松或许确实有些执着。预计于明年的上市的传祺首款C级车GA8,其对标对象正是奥迪A6。由此可见,传祺借此进一步进军公务车市场的“野心”。


“如果GA8能收获成功,就相当于中国品牌又向前迈进了坚实的一步。“如此评价,并不夸大。此前,勿说C级车,即便在B级车市场,自主品牌也鲜有成功之作。数据显示,今年10月红旗H7 凭借462辆的单月销量,就摘得自主C级车市场桂冠。自主在这一领域的势弱可见一斑。


产品向上之余,传祺的海外名声始于底特律车展。2013年,广汽作为唯一一家参展的中国汽车制造商来到底特律,在其参展阵容中传祺的三款新能源车在列,以“新人之姿”与全球顶尖车企站在一处。彼时,就如同西方世界对神秘东方文化的一贯向往,传祺自然而然受到关注。


中国元素是外媒眼中传祺的一大特色。以号称最具“中国味”B级轿车的GA6为例,其前脸造型借鉴广东醒狮,车身侧面展现的是追风逐月的动感。设计上的独特想法,使传祺产品原创度更高,简单来说,就是让人记得住。


“我相信中国品牌在中国占据主导为期不远,快一点五年,慢一点十年。同时,中国主导全球汽车市场的时代也为时不远。”在几次试水国际反响之后,吴松许下十年之期,也为传祺的“二次起跑”预先划下终点。


视“红军精神”为传祺支撑的吴松,此番再次放出“大话”。站上新的起跑线,传祺将再次印证信念的力量。


手记:


梦想总是要有的


第一次采访吴松时,他挂在嘴边的“中国梦”让笔者印象深刻。两年之后再次拜访,吴松依然笑着说:人要有一点理想。


他,算是个“爱做梦”的人吧,总有些不安分的理想。不然,也不会放着安稳的国企官员和合资企业不待,又是下海经商,又是接过自主这样的“苦差事”。


奇怪的是,来了自主吴松反而就不想走了。从一无所有到一手构建起传祺的血脉、筋骨。如今,梦想终于到了收获的时节,无论产品、研发体系、营销,还是更为高深的品牌塑造,传祺都颇有些可圈可点。


现在的吴松,对自己一手拉扯大的这个孩子更有信心,也有更大期待。要向上突破,要超越合资,要走向世界,在做自主这条路上,传祺比别人起步都要晚,却怀着远超同行的大野心。


也许,还是会有质疑。但是对于吴松,总是把前几年外界质疑传祺的“大话”都变成了现实。对于传祺,梦想总是要有的,不然要去实现什么呢?